母畜訓練學院(第一章依娜的判決)



第一篇出場人物介紹:

校長:琳達

教師:陳安 雪莉

飼育員:小楓 埃麗 阿格內斯

女畜:碧姬 奈美 依娜 詠薇



第一篇:依娜的宣判



自琳達校長宣布女畜之後已經過了三個月。這一天,天還沒有大亮,依娜和

碧姬光著身子睡在十個女畜的畜舍裏,一陣刺耳的開門聲傳來,值班的飼育員拉

開了大門,燈光照射進了畜舍裏,站在門口的小楓看到了裏面一片光著身子睡著

的母畜,有幾個不自覺的母畜昨晚自慰完手還放在自己的下體,一股股蜜液幹掉

的痕迹還留在睡覺用的木闆上。



小楓用足力氣吹響了口哨,母畜們都被嚇了一跳,看到小楓,趕緊紛紛從大

通鋪上跳下來跪在小楓面前。小楓看著跪在她面前白花花的十頭母畜,露出了滿

意的微笑,小楓的直系母畜依娜和碧姬慢慢爬過來,舔舐著小楓的露趾涼鞋。小

楓故意脫下左腳的涼鞋,把腳趾在依娜的嘴裏攪來攪去,依娜的口水順著小楓的

玉足往下流。



此時依娜的嘴不敢有任何的不適,她的內心深處已經對小楓完全的服從,今

年26歲聯邦大學剛剛畢業的依娜,被18歲小楓在剛入學院三個月的新畜集訓

中的禁欲調教徹底的征服了。每當這個時候,依娜就會噙著眼淚想起她之前美好

的人生。



在這個聯邦國家,女性到十八歲的時候,如果沒有支付足夠金額的聯邦幣或

是沒有拿到聯邦前十高等學府的錄取通知書,則會被政府強制服二十年苦役,之

後會得到一份較爲穩定的工作來維持生活,但其在很多法律糾紛上也處於不利的

地位!



依娜從小就是一個學業成績非常優秀的女孩子,她的父母對她寄予了非常高

的期望,她的母親是一個服完苦役後擔任一家酒店的清潔工,她的父親則是一個

失敗的企業家,靠著政府對於男性保護的政策而給予的救濟和平時打零工度日!



依娜不負衆望,在十八歲那年拿到了聯邦最高學府——聯邦大學的法律系錄

取通知書!在聯邦,想要進入政壇,學習法律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在這個三權分

立的國家,即使學習法律不能進入政府,但是也可以成爲聯邦法官或是聯邦檢察

官,這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依娜成功的進入了大學,她的中學同班同學碧姬

則未被任何學校錄取,被政府發送到一座礦山中服苦役,碧姬的故事咱們後面再

說。



依娜的夢想是能夠成爲一名聯邦立法委員會委員,通過自己的力量去改變一

些社會上不公正的現象。她在22歲那年考取了聯邦大學刑事法方向的研究生,

25歲畢業後。光鮮無比,動人的面貌、完美的身材以及最高學府的碩士學曆,

很快便被聯邦檢察委員邀請成爲了一名聯邦檢察官,但是很不幸,一年後她卷入

了一次政治鬥爭中,她被誣陷利用職務便利貪汙受賄。



「依娜小姐,你是否承認你貪汙聯邦最高檢察院公款五百萬聯邦幣?」坐在

審判台上的法官面無表情地問道。依娜被兩個特警押著站在被告席上,手被手铐

拷在兩邊,她哽咽著說:「法官大人,我真的沒有!是他們誣陷我!」旁邊起訴

依娜的檢察官呵斥道:「那麽我們從你家裏搜到的五百萬聯邦幣是怎麽回事!趕

緊認罪!」依娜的眼淚頓時從臉頰上滑落,「檢察官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傑克

處長,您最了解我的爲人,我根本不可能去幹那些事情啊!」



傑克處長坐在起訴台子上,一臉陰沈,他內心也在受著煎熬,依娜是他帶過

最好的徒弟,他已經將依娜的名字上報給了聯邦最高檢察院檢察委員會作爲後備

幹部人選,將來可以予以重用!傑克心裏非常明白依娜的處境,她由於發現了一

些不該知道的事情而被高層官員誣陷,她的父母無權無勢,就他一個人目前很難

幫依娜。



冗繁的法庭程序走完一遍,還是沒有審出結果,庭上傳來依娜斷斷續續的哭

聲。突然一個戴著墨鏡的人走到主審法官跟前輕聲說了幾句話,法官點頭表示會

意。法官清了清嗓子,說:「鑒於依娜小姐認罪態度很差,但物證已經證明了一

切!」傑克突然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依娜也緩緩擡起頭看著法官。法官繼續說

到:「本法庭宣布,剝奪依娜小姐的公民權利終身!本應判處終身監禁,但是念

在依娜爲聯邦大學高材生,則從輕宣判,判處監禁二十年,監禁結束後繼續服十

年苦役!」依娜聽到判決結果,大腦一懵,幾乎癱倒在地,後面的特警趕緊扶住!



「還不感謝大法官對你的公正判決!」特警厲聲呵斥!依娜強忍住眼淚,小

聲說道「謝,謝謝大法官。」說完,依娜的眼淚決堤一般流出。



依娜呆呆地走進看押她的監舍,坐在床上一言不發,一想到自己未來三十年

的人生都隻能在監獄和苦役中度過,自己的人生盡毀,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



第二天早晨,獄警喊依娜,有人會見。獄警給依娜戴上沈重的手铐腳鐐,押

著依娜走進會客廳,依娜呆呆地擡起頭,發現是傑克處長,依娜眼睛裏立刻恢複

了生機。傑克笑著給依娜揮了揮手,隨後給羁押依娜的獄警塞了幾張紙幣,獄警

微笑著點了點,便出去了。



傑克坐在依娜的旁邊,問到:「在這裏怎麽樣,有沒有人欺負你?」依娜的

淚水又噴湧而出,「傑克處長,我不明白!我沒有貪汙啊!爲什麽會這樣!」傑

克點了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依娜,我也知道你沒有!」



「那您爲什麽不告訴法官?讓他判我無罪呢?」



「依娜,不要這樣,不是你想的那麽一回事!」



依娜雙手捂著臉,默默地哭泣,哽咽著,「難道我三十年就這麽沒了,我要

查出來到底是誰在害我!」



傑克拍了拍依娜的肩膀,「我有個辦法,能讓你盡快出來!」



依娜眼前一亮,「什麽辦法?隻要能讓我盡快出來,我做什麽都行!」



傑克給依娜遞了一份《女畜訓練學院學員申請表》,「我知道你會用得著的,

所以我就把這個帶過來了,你考慮一下,如果可以的話,就簽字,我替你交上去!

根據你的刑期,在這個裏面可以減半,隻需要十五年就能出來,你需要在訓練學

院裏訓練四年,然後再服十一年母畜役!我還可以在外面盡可能幫你減刑!」



依娜毫不猶豫的填好了基本信息,簽了字,堅定地交給傑克,「傑克處長,

非常感謝你!請替我交上去吧!」傑克看了看依娜堅定的眼神,點了點頭,「好!」



「啪」的一聲,小楓手中的鞭子重重地落在了依娜的屁股上,「依娜母畜,

你在想啥呢,快給我好好舔!」依娜忍住委屈的眼淚,看著小楓這個女孩子的白

嫩的腳丫,把舌頭伸了過去。



小楓也是聯邦大學的學生,和曾經依娜都屬於法律系,小楓的專業方向則是

女畜的相關法律,女畜訓練學院是與聯邦大學的聯合辦學實踐基地,法律系的學

生也會選擇來女畜訓練學院來做兼職飼育員並拿到一筆薪水。



小楓來到女畜訓練學院後,看到依娜的學曆,立刻就把依娜選爲了自己的直

系母畜。在母畜訓練學院,新入母畜在三個月的集訓完成之後,一年級三個區,

每個區有三個班,每個班會有三十頭母畜,一個班中十頭母畜住一個畜舍,每個

班會有六名飼育員,一名總飼育員。每個區裏有一個飼育長,每個年級則有一個

飼育總長!



每個畜舍裏被飼育員選爲直系母畜的,在飼育員允許的情況下可以調教其他

非飼育員直系母畜,而非直系母畜則無權調教直系母畜,也就是說直系母畜在畜

舍裏有著舍長的地位。飼育員一般會調教自己的直系母畜,其他母畜的調教會讓

自己的直系母畜代勞。



依娜是一個很溫柔的女孩,作爲小楓的直系母畜,調教同畜舍的母畜時都很

溫柔。而依娜的高中同學,碧姬,在服了七年苦役之後由於表現優異而允許進入

了母畜訓練學院,她的二十年苦役,再服七年母畜役就可以結束了。她對待自己

的同舍的母畜則是十分兇狠,在集訓時懲罰一個可憐女孩子,給女孩的陰戶裏摸

上發情油鎖在自慰機器上三個小時,那個女孩中間高潮了六七次,下來的時候已

經站不起來了,陰戶的淫水流的滿地都是。



小楓笑著看依娜這個學姐跪在地上虔誠地給她舔腳,有一種征服的快感,捏

了捏依娜的奶子,「舔的不錯,很有進步!繼續努力!」依娜忍著乳房上的陣痛

跪在地上,「感謝小楓小姐的調教!」



小楓從門外搬來一個椅子,坐在椅子上用自己光潔腳丫的腳拇指掂著拖鞋對

著跪在地上的母畜們宣布消息,「首先,我要恭喜你們這些母畜,都通過了母畜

集訓,之後你們就都是正式的母畜了!從今天開始,我們就要正式的進行母畜訓

練課程了!」



聽到這裏,依娜竟然有了一點小小的激動,陰戶的淫水不自覺地流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