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摧花手冊外傳之歐陽玫(上中)



(上)



「疼……好疼……」一陣撕裂般的劇痛讓歐陽玫疼得全身顫抖起來,而她的

意識也從昏迷中被粗暴地喚醒,「這……這是哪裡……我在哪裡……為什麼那麼

疼……」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的歐陽玫眼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她只覺得

頭疼欲裂,全身上下也都酸痛得像是要散架一樣,而後庭陣陣火燒火燎般的劇痛

更讓她冷汗直冒,一時間,她疼得根本無法思考,腦海中一片空白,這個全身癱

軟,無力掙扎的可憐女孩只好本能地不停哭喊和慘叫著。



「小騷貨醒了……嘿嘿嘿……被我幹醒了……」歐陽玫聽到一個男人熟悉的

淫笑聲,然後她就感覺到自己的兩片屁股突然被捏得生疼,而肛門也被更加劇烈

地來回撕扯和蹂躪著,疼得就像是馬上就要裂開一樣。



? ?? ?歐陽玫被這樣的劇痛摧殘得痛苦地連連慘叫著,而她的神智也在這樣的折磨

中漸漸恢復。屁股上和後庭中傳來的陣陣劇痛讓歐陽玫意識到有個男人正在她的

身後,一邊用力捏著她的翹臀,一邊淫笑著在她已經被精液灌滿的緊窄肛門裡肆

意發洩著,那個男人的每一次侵犯都會幾乎把整支陰莖都插進歐陽玫的後庭,讓

她痛不欲生。



在肛奸的屈辱和煎熬中,慢慢恢復記憶的歐陽玫痛苦地想起她是因為被兩個

男人淫笑著同時插入陰戶和肛門,橫加淩辱,才昏死過去的,而且在此以前,她

已經被好幾個男人輪奸了不知多久,所以才會被糟蹋得身體的每一寸都綿軟酸痛,

動彈不得。



? ?? ?聽到耳邊傳來陣陣得意的淫笑和不耐煩的呼喝聲,雖然雙眼被厚厚的眼罩蒙

著,什麼也看不到,但是歐陽玫卻還是心驚膽戰地意識到她的身邊還有不少男人

正等待著在她的身體上發洩,而她身後的那個男人卻仍舊在她的後庭中野蠻地抽

插著,摧殘著她的肛門和直腸,讓她疼得死去活來。



肛門被粗暴地撐開和劇烈拉扯的劇痛讓歐陽玫疼得全身顫抖,不停慘叫著,

雖然根本看不到身後的男人,但是已經被這些惡棍輪奸過無數次的歐陽玫甚至已

經幾乎可以只憑被陰莖插入和侵犯的感覺,還有男人在她身體裡的抽插就分辨出

是哪個男人正在蹂躪她。



? ?? ?後庭的劇痛讓歐陽玫猜到正在她後庭中發洩的是一個背後有地藏王紋身的兇

狠男人,因為那個男人每次淩辱歐陽玫的時候都喜歡像這樣,不管是玩弄她的陰

戶還是肛門,總是喜歡捏著歐陽玫的翹臀,而且每一次插入都要把陰莖插到底,

把這個白虎美女折騰得死去活來。



雖然歐陽玫已經被那些男人輪奸和折磨得死去活來,全身無力,但是想到那

個可怕的男人,她卻還是只能屈辱地哭著,忍著後庭的劇痛,用最後的力氣勉強

地微微撅起翹臀,好讓那個男人的陰莖在她的肛門和直腸裡插得更深。



? ?? ?那個男人馬上就察覺到了歐陽玫的迎合,在歐陽玫的陣陣慘叫和哭喊聲中,

他一邊在這個性感女孩的後庭裡更加肆無忌憚地盡情抽插著,一邊還滿意地淫笑

著羞辱歐陽玫:「小騷貨被操得越來越聽話了,看來天生的白虎還真的是比較騷

呢……」



聽著那男人的淫笑,哭泣著的歐陽玫卻覺得心裡像是刀絞一樣疼。她記得被

擄到這個魔窟以後,第一次被這個背上刺著地藏王的男人糟蹋的時候,這個特別

偏愛玩弄白虎的男人就是抱著歐陽玫沾滿精液的赤裸胴體,淫笑著粗暴地把幾乎

整支陰莖全都插進了歐陽玫光滑的陰戶,把已經被輪奸過不知多少次的歐陽玫刺

激得連聲慘叫,全身都顫抖和蜷縮起來。



? ?? ?而女孩的慘叫和哭聲卻讓那個男人更加得意,他淫笑著抱緊渾身顫抖著的歐

陽玫,在歐陽玫的哭泣和哀求聲中,兇狠地在女孩緊窄嬌嫩的陰道裡大幅度地抽

插起來。



那個男人的每一次抽插幾乎都會頂到歐陽玫敏感的子宮口,這樣野蠻的強暴

把歐陽玫摧殘得死去活來,而那個男人卻樂在其中。



? ?? ?直到歐陽玫終於被那個男人可怕的侵犯推上了激烈的性高潮,而且同時還被

刺激得失禁了,那個男人才停止了他粗暴的蹂躪,享受著歐陽玫的高潮,在這個

小美女的身上暢快地發洩了,而歐陽玫卻已經被玩弄得大汗淋漓,全身抽搐,甚

至在性高潮的顫慄中失去了意識,即使另外幾個男人在歐陽玫的陰戶和肛門裡輪

番發洩,也沒有能夠喚醒這個可憐的女孩。



? ?? ?從此以後,這個男人就愛上了用這樣殘暴的方式糟蹋這個白虎女孩,而歐陽

玫卻根本不敢反抗,還被迫撅起屁股迎合。



歐陽玫在那男人的胯下,吃力地撅著屁股,屈辱地任憑那男人在她的後庭中

肆虐,被那男人蹂躪得全身顫抖,不停地慘叫和哭喊著。當那個男人終於抓著歐

陽玫的翹臀,把陰莖插進她的後庭深處,在她滿是精液的直腸裡泄欲以後,滿意

地放開她的時候,歐陽玫已經被摧殘得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 ?? ?但是歐陽玫卻還不得不流著眼淚,強撐著酸痛難忍的身體,哭著跪在地上,

抽泣著擡起頭來,讓那個剛在她後庭裡泄欲的男人淫笑著走到她的面前,把陰莖

塞進她的嘴裡。



? ?? ?這個雙眼被蒙著,什麼也看不見的女孩被迫用她的香舌清理著那支幾乎把她

的肛門撕裂的骯髒陰莖,直到歐陽玫把陰莖上那些粘稠腥臭的精液和令人噁心的

穢物全都舔得乾乾淨淨,她才能哭著癱軟在地上。



後庭剛遭受過蹂躪的歐陽玫在冰涼的地板上蜷縮著身體,屈辱地抽泣著,肛

門更是火辣辣地疼。但是那些男人不可能就這樣放過這個白虎美女充滿吸引力的

美妙胴體。



? ?? ?歐陽玫痛苦而驚恐地聽到另一個男人馬上就淫笑著走到了她的身邊,當那個

男人的大手抓住歐陽玫修長的雙腿,用力把這對性感的美腿向兩邊分開時,歐陽

玫忍不住又悲慘地痛哭起來,而那男人卻根本不為所動,繼續淫笑著把歐陽玫沾

滿了精液的雙腿分別扛在肩上,然後又抱著這個小美女纖細的腰肢,在歐陽玫的

哭喊聲中把陰莖插進了她紅腫一片的白虎陰戶,盡情地在她溫濕緊窄的陰道裡發

洩起來……



那些男人一個接一個地在歐陽玫的身上發洩了他們的獸欲,有時歐陽玫甚至

還要被兩三個男人同時蹂躪和淩辱,歐陽玫的雙眼被厚厚的眼罩蒙得嚴嚴實實,

又被那些男人糟蹋得昏過去了好幾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多少男人玩弄了多少

次。



? ?? ?直到歐陽玫跪在自己被輪奸得失禁的冰冷尿水中,哭著給一個男人口交,吞

下了腥臭的精液,又被迫伸出舌頭,把另一個剛享用過她白虎陰戶的男人的陰莖

也清理乾淨以後,那些男人才終於全都發洩了獸欲。



? ?? ?歐陽玫也終於可以疲憊地癱軟在地上,全身顫抖地輕聲哭泣著,屈辱而痛苦

地回想起她落入這些男人魔掌後,那地獄般的煎熬和折磨……



歐陽玫被那些男人綁架以後,先被強暴失身,然後又被十幾個男人輪奸。慘

遭淩辱以後,歐陽玫還被那些男人用她男友的生命相要脅,不得不親手戴上狗項

圈,並且在錄影機的鏡頭前違心地對男友說出自己其實是個淫娃蕩婦。



? ?? ?在被那些男人強灌春藥,又被拍下她在春藥的藥力下主動迎合那些男人的淫

褻錄影以後,歐陽玫只能絕望地就此淪為那些男人的性奴和發洩工具,被那些男

人繼續輪奸和蹂躪。那些男人淫笑著不停侵犯歐陽玫被摧殘得腫了起來的白虎陰

戶和緊窄肛門,甚至逼迫她跪在男人胯下,主動用唇舌舔吮男人們骯髒的陰莖,

還要忍著噁心,咽下那些腥臭的精液。



在那些男人的淫笑聲中,一隻只淫褻的大手在歐陽玫誘人的胴體上不停地摩

挲著,享受著她柔軟的腰肢,也揉搓著她充滿彈性的雙乳。



? ?? ?歐陽玫的酥胸被不停地玩弄著,在那些男人的手中被捏成各種形狀,而她粉

紅色的乳頭更是被那些男人又掐又舔,甚至被咬破,滲出血來,疼得她眉頭緊皺,

全身顫抖著不停地慘叫。



? ?? ?那些男人的一支支粗大陰莖更是長驅直入地撐開歐陽玫嬌嫩的陰唇,闖進她

已經被撕裂的肛門,在一陣陣粗暴的抽插以後,把一股股滾燙骯髒的精液噴進歐

陽玫的陰戶和後庭,甚至灌滿了她的子宮和直腸。



歐陽玫時而被那些男人抱在懷裡連聲慘叫,時而被男人騎在胯下痛苦呻吟,

時而又在男人身下顫抖著悲慘哭泣,被那些似乎永遠不會滿足的淫獸折磨得死去

活來,而當歐陽玫實在無法承受這樣的摧殘,本能地抗拒那些男人時,她就會遭

到殘忍的性虐待,比如用煙頭燙乳頭,用電擊器電擊陰唇,甚至把滾燙的燭油滴

進被強行張開的肛門。



? ?? ?在這樣暴虐的輪奸和調教下,這個前不久還是純潔處女的小美女被迫適應了

這樣的淩辱,她不得不逆來順受地承受男人們的獸欲和蹂躪,還學會了用她的唇

舌主動侍奉男人,卻不敢作出任何反抗。



被那些男人初步調教以後,歐陽玫又被那些男人捆綁著,塞住嘴,蒙上眼睛,

裝進口袋裡,塞進汽車的後備箱,送到了那個點名要玩她的男人的郊外別墅裡。

被蒙著雙眼的歐陽玫忐忑不安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從口袋裡抱了出來,又被放

在柔軟的地毯上。



? ?? ?塞在歐陽玫嘴裡的口交球被拿了出來,手腳上的束縛也被解開,當她的眼罩

終於被扯掉,歐陽玫才看到眼前這個把她推入地獄的男人,也想起了這個男人曾

經用鑽石和珠寶誘惑過她,但卻被她拒絕了。看著這個淫笑著的男人那肥胖的赤

裸身體和他醜陋的面容,歐陽玫不由得一陣噁心,但是她卻不敢反抗,只能流著

眼淚,任由那個男人擺佈。



在那幢別墅裡,歐陽玫被那個男人玩弄了整整兩天兩夜,發現歐陽玫的陰戶

上連一根陰毛也沒有以後,那個男人愈加興奮,在歐陽玫的哭聲中,迫不及待地

把陰莖插進了她的陰戶。在那個男人的命令下,歐陽玫只能像一個會走路的充氣

娃娃一樣,哭著把自己的身體擺成各種淫賤的姿勢,供那個胖男人恣意威脅和淩

辱。



? ?? ?不管是歐陽玫的陰戶、肛門,還是她的小嘴,都成了那個胖子肆虐和泄欲的

工具,那個胖子甚至逼著歐陽玫跪在地上,用雙手捧著自己豐滿的雙乳,流著眼

淚吃力地用酥胸夾住他的陰莖上下扭動,直到他在歐陽玫的乳溝中暢快地泄欲,

把熾熱的精液噴灑在女孩的胸口和俏臉上。



雖然事先已經吃了性藥,但是在歐陽玫的身上連續發洩了幾次以後,那個胖

子還是顯得有些力不從心。為了繼續享用這個他夢寐以求的白虎美女,那個胖男

人又吃了幾顆性藥,而即使是在等待性藥的藥力發作的時候,這個男人也沒有放

過歐陽玫。



? ?? ?歐陽玫被那男人反綁雙手,然後又模仿著日本A片裡的樣子,用麻繩緊緊地

纏繞和捆綁著全身,最後又懸空被吊在天花板上。那男人淫笑著把劇烈震動著的

電動陰莖和跳蛋分別塞進歐陽玫的後庭和陰戶,然後就滿意地欣賞著歐陽玫赤裸

的胴體在這樣的刺激下,無法自控地顫抖起來。



看著歐陽玫難以掩飾的屈辱神情,聽著她嬌羞的呻吟和哭叫聲,還沒等到性

藥的藥力完全發作,那個男人的胯下就不知不覺地重新膨脹起來,但是他並沒有

把歐陽玫從天花板上放下來,而是淫笑著走到被懸空吊著的女孩身後,把正在歐

陽玫身體裡肆虐的那個跳蛋拉了出來,然後就抱著女孩的纖腰,把他的陰莖插進

了歐陽玫的陰戶,用陰莖的大力抽插取代了跳蛋的震動,繼續刺激和享用著歐陽

玫的身體,伴隨著那男人的一次次衝擊和歐陽玫羞恥的哭喊聲,歐陽玫的身體也

不由自主地前後搖晃起來……



在這難熬的兩天兩夜中,那個男人沒有放過歐陽玫身上任何一個可以用來泄

欲的地方,他在這個白虎小美女的迷人胴體上發洩了無數次,直到射出來的精液

已經象清水一樣,無論什麼性藥也無法幫助他重振雄風才作罷。



? ?? ?而這時,歐陽玫的雙腿間、屁股上、胸口、臉上、嘴角、肚子上和背後到處

都沾滿了黃白腥臭的精液,甚至連頭髮上也被澆上了精液,秀髮被精液黏在一起,

顯得更加淩亂淫靡。



? ?? ?在一次次淩辱歐陽玫的同時,那個男人還不停地羞辱著她,說她一定要被那

麼多人操過才乖,真是個不挨操不舒服的騷貨,而歐陽玫卻無言以對,只能痛苦

地哭喊著,任由屈辱的眼淚不停滴落在地面上……



被那個男人肆意糟蹋以後,歐陽玫又被擄回那座暗無天日的魔窟,她被關進

一間陰暗的牢房,繼續悲慘地充當著男人們的性奴。每天歐陽玫都要被二十多個

男人輪奸上幾十次,她似乎就只是為了供男人們泄欲而存在,這個可憐的女孩一

次又一次地被那些野獸般的男人折磨得昏死過去,甚至失禁漏尿。



? ?? ?那些男人還用各種難以啟齒的淫褻手段反復調教歐陽玫,強迫這個性感迷人

的白虎女孩拋棄羞恥,學會了用身體滿足男人,主動用陰戶和肛門迎合男人的獸

欲,也熟悉了如何為男人口交和乳交。在那些男人的逼迫下,歐陽玫甚至還不得

不學會了不少取悅男人的淫褻技巧。



那些男人就這樣把歐陽玫從一個青澀純潔的清麗美女調教成了一個隨時隨地

都可以讓男人滿足地玩弄和發洩的淫賤性奴,然後,他們還殘忍地給歐陽玫做了

絕育絕經的手術,又把歐陽玫送進了他們的「玩具房」。



? ?? ?和被關在「玩具房」裡的另外幾個女孩一樣,除了作為性奴,供「玩具房」

裡的那些看守們隨意蹂躪以外,歐陽玫有時還會被送進一個專門為她設計的房間,

像一個性玩具一樣,被和那些男人沆瀣一氣的「客人」們淫笑著玩弄。



歐陽玫的房間被裝飾得就像是酒吧一樣,房間裡除了可以用來播放她被輪奸

的錄影的大螢幕和可以讓她躺在上面迎合男人的一張巨大吧台,還有一座迷你舞

臺。



? ?? ?每一個玩弄歐陽玫的「客人」都很喜歡看著歐陽玫赤身裸體地站在這個舞臺

上,並且在追光燈的照射下,含著屈辱的眼淚,親手把震動著的電動陰莖插進她

自己的陰戶和肛門,然後再在激烈音樂的伴奏下抽泣著舞動身體,時而跪在地上

撅起屁股,在空中畫圈,時而舉起一條腿,把她已經被電動陰莖刺激得濕潤的陰

戶和顫抖著的肛門暴露在男人們眼前。



除了這座舞臺,房間裡還有一把奇怪的椅子,那把椅子的四條腿都固定在地

上,而椅背卻和一根被固定在天花板和地板上的鋼管焊在一起。「客人」只需要

舒服地坐在這把椅子上,歐陽玫就不得不走過去,用雙手撐住椅子的扶手,雙臂

用力,像以前練習舞蹈時一樣,把她輕盈苗條的身體倒立起來,用雙腿纏住椅背

上方的那根鋼管,再稍稍調整一下,把她的陰戶送到「客人」的嘴邊,讓客人可

以淫笑著欣賞和品嘗她沒有一根陰毛遮蔽的嬌嫩陰戶,而與此同時,歐陽玫也會

倒立著,把她的俏臉埋在「客人」的胯下,吃力地舔吮著已經膨脹起來的腥臭陰

莖……



看過了歐陽玫迷人的豔舞表演,又享受過了歐陽玫倒立口交的美妙滋味,還

近距離褻玩了她的白虎陰戶以後,那些「客人」們當然不會放過在這個性感美女

身上泄欲的機會。



? ?? ?有些「客人」喜歡把歐陽玫放在吧臺上,在她那雙修長美腿的纏繞中享用她

的緊窄陰戶,有些「客人」卻喜歡讓歐陽玫跪在舞臺上,在快節奏音樂的伴奏聲

中,抱著她的翹臀,在她的後庭裡激烈地發洩之後,在她的哭喊聲中,用精液灌

滿她的肛門和直腸,還有些「客人」卻更喜歡坐在那把椅子上,讓歐陽玫跪在他

們面前,用唇舌或者乳溝包裹住他們的陰莖,最後還要把腥臭白濁的精液噴射在

這個小美女的臉上或者嘴裡……



被關進「玩具屋」以後沒過多久,不管是那些看守,還是那些偏愛玩弄歐陽

玫的「客人」們都發現了歐陽玫的口交特別令人銷魂。歐陽玫溫濕的雙唇格外富

有彈性,而她的舌頭更是天生就特別柔軟靈活,可以在每一寸陰莖上來回穿梭,

甚至還可以纏繞著插進她嘴裡的陰莖。



? ?? ?而且更重要的是,不知為什麼,歐陽玫似乎對於男人陰莖的敏感部位特別瞭

解,她的舌尖總是能撩撥到男人最需要刺激的地方,帶給男人最強烈的快感,而

她雙唇的吮吸更是可以把男人的最後一滴精液都吸出來,讓男人品嘗到難以名狀

的滿足感。



一個看守在滿意地享受過歐陽玫的口交以後,淫笑著給歐陽玫起了個花名叫

「口交女王」,雖然這個花名讓歐陽玫感到屈辱不已,但是卻很快就在男人們中

間流傳開來。從此以後,歐陽玫除了繼續要被這些看守們輪奸,還要跪在他們面

前,給他們口交,直到嘴都麻痹得合不起來。



? ?? ?而那些男人還要變著花樣地羞辱歐陽玫,他們有時讓歐陽玫先張開嘴,讓他

們看到嘴裡的精液才能咽下去,有時又讓歐陽玫把精液吐在手上,然後再舔進嘴

裡,甚至還讓歐陽玫含著精液,再給另一個男人口交,直到嘴裡滿是精液,才可

以全都咽下去。每天歐陽玫都要喝下不知多少精液,嘴裡始終充斥著陰莖和精液

的腥臭氣味。



「客人」們雖然不知道歐陽玫的這個花名,但是他們也能感覺到歐陽玫的口

交有多麼令人滿意。除了盡情享用歐陽玫的唇舌,有些「客人」甚至還讓歐陽玫

教被關在「玩具屋」裡的其他女孩口交。



? ?? ?有一次,歐陽玫被送進一間裝飾得富麗堂皇,看上去像是富家臥室的房間,

看到有三個赤身裸體的男人正站在淫笑著地毯上,正看著一個身穿女僕裝的女孩

流著眼淚,跪在其中一個男人胯下,嗚咽著把那個男人的陰莖包裹在嘴裡舔吮著。

但是那個男人看來對那女孩的口交並不滿意,他一看到歐陽玫,就提起腳來,把

那女孩踢倒在地毯上,命令歐陽玫給他口交,並且惡狠狠地讓那個女孩學著點。



歐陽玫只能忍受著屈辱,一邊手腳並用地慢慢爬向那個男人,一邊悄悄注意

著那個側身跪躺在地毯上,嚶嚶哭泣著的女孩。



? ?? ?那個女孩引人注目的五官和骨感苗條的身材讓歐陽玫想起,曾經看到過她和

自己一樣被那些看守輪奸,而且記得有看守提起過這是個混血兒。女孩身上的女

僕裝已經被撕破了,她的那對小巧堅挺,卻滿是瘀青的乳房在那些男人淫褻的雙

眼前一覽無餘,而女孩的裙子也已經被扯碎,她沾滿精液,而且還橫一道、豎一

道佈滿青紫鞭痕的翹臀也完全暴露了出來,令人觸目驚心。



歐陽玫給那三個男人一一口交,而那個女孩也被迫在一邊看著,享受過歐陽

玫的口交以後,那些男人又淫笑著把歐陽玫和那女孩都抱起來,扔到房間中央的

那張大床上,然後就開始盡情玩弄這兩個充當性玩具的可憐女孩。



? ?? ?那個女孩被迫趴在一個男人身上,扭動著身體,讓那個男人的陰莖在她的陰

戶裡抽插著,而她身後的另一個男人正按著她的背脊,把陰莖插進了她的肛門裡。



? ?? ?而歐陽玫這時候卻被迫坐在那個正在淩辱那女孩陰戶的男人臉上,讓那男人

舔著她滿是精液的白虎陰戶,而歐陽玫的小嘴也已經被第三個男人的陰莖塞住了

……



在性藥的幫助下,那三個男人在這兩個各具風情的小美女身上發洩了很久,

歐陽玫和那個骨感女孩的陰戶、肛門和小嘴都沒有逃脫那些男人的蹂躪,那個女

孩被迫跪在床上,哭著用手分開自己的屁股,張開自己的肛門,讓男人一邊津津

有味地欣賞著精液從她的肛門裡倒流出來,一邊淫笑著把陰莖插進她的後庭,而

歐陽玫這時也跪在床上,流著眼淚為另一個男人乳交。



? ?? ?那些男人還用上了跳蛋、電動陰莖和後庭珠,把歐陽玫和那女孩都糟蹋得昏

過去了好幾次,最後一次失去意識以前,歐陽玫只記得那三個男人淫笑著,先後

把灼熱腥臭的精液噴在她和那女孩的臉上,而跳蛋正在她的陰戶裡不停地震動著。



還有一次,歐陽玫被送進另一個房間,被迫去教另一個女孩口交。當歐陽玫

被兩個看守推進房間的時候,她看到那個房間被佈置得就像是一個健身房一樣,

一個似乎上了點年紀的男人正坐在健身器上,皺著眉頭,有些不滿意的樣子,而

另一個幾乎赤身裸體,身上只剩下幾條布片的女孩正跪坐在一邊的地上,低著頭

輕聲哭泣著,而那女孩身下的地板已經被從她的陰戶和肛門裡流出來的白濁精液

濡濕了。



? ?? ?看到歐陽玫,那男人馬上就指著他胯下那支醜惡的陰莖,淫笑著命令歐陽玫

過去,而歐陽玫也就只好含羞忍辱地走上前去,乖乖跪在那個男人的胯下,低下

頭來,用她的小嘴包裹住了那個男人的陰莖。



那個男人一邊在歐陽玫的溫柔舔吮中舒服得連連倒吸冷氣,一邊還沒忘了命

令跪坐在一旁的那個女孩認真學著歐陽玫是怎麼口交的。歐陽玫一邊擺動著腦袋,

輕輕地舔舐和吞吐著那男人腥臭的陰莖,一邊還用餘光打量著那個女孩,她看到

那個女孩不敢大聲哭泣,只好輕聲嗚咽,她好像是剛被打過,臉上還留著一個紅

紅的掌印,女孩的身材顯得健美而充滿活力,尤其是她胸前那對挺拔的乳房,更

是令男人們垂涎欲滴,但是她的酥胸上如今卻滿是青紫的瘢痕和血跡,還有無數

男人留下的指印,而那女孩的雙腿之間更是已經沾滿了精液。



在歐陽玫的舔吮中,那個男人沒能堅持多久就爆發了,正當歐陽玫要和以往

一樣咽下嘴裡的那些精液時,那個男人卻突然阻止了她,又指著旁邊的那個女孩,

命令歐陽玫把嘴裡的精液喂到那女孩的嘴裡。



? ?? ?歐陽玫只好含著那些精液,流著眼淚膝行到那個女孩身邊,把臉伸到她的面

前,而那個女孩雖然也不情願,但還是被迫忍受著委屈,抽泣著張開嘴來,吻住

歐陽玫的嘴唇,無奈地讓歐陽玫的舌頭把腥臭的精液一點點推進她的嘴裡。



? ?? ?那個男人這時卻又淫笑著強迫歐陽玫和那個女孩抱在一起,這兩個可憐的小

美女只好一邊繼續嘴唇相貼,一邊順從地直起身來,把身體靠在一起,伸出手臂,

彼此擁抱著。



看著眼前這兩個女孩白皙誘人的火辣胴體象蛇一樣柔若無骨地互相糾纏著,

女孩胸前的兩對美乳也相互擠壓和摩擦著,那個男人欲火焚身地咽下了一口口水。

而當那個男人看到這兩個女孩淚流滿面地吻在一起,又想到歐陽玫正在不停地把

他的精液喂進那個女孩嘴裡的時候,他更是感到身體裡似乎有一股熱流湧向他的

雙腿之間。



? ?? ?那男人淫笑著讓歐陽玫不要再把精液喂給那個女孩,又命令這兩個小美女分

別喝下她們嘴裡的精液。歐陽玫和那個女孩只好忍著噁心喝下那些腥臭的粘液,

但是那男人並沒有就此放過她們……



在男人的命令和威逼下,歐陽玫和那個女孩不得不像是同性戀一樣,時而把

身體貼在一起,用雙手揉搓對方的酥胸,還要互相舔乳頭,時而彼此相擁,一邊

親吻對方,一邊互相摩挲對方赤裸的胴體,時而又被迫同時抱著對方的雙腿,用

舌頭舔舐對方的陰戶。



? ?? ?那個男人甚至還強迫歐陽玫和那個女孩用電動陰莖和跳蛋互相玩弄,而她們

雖然不忍心欺辱眼前這同命相憐的可憐女孩,卻還是只能模仿著那些男人平時用

這些淫褻的工具蹂躪她們時候的樣子,流著眼淚把高速顫抖著的電動陰莖和跳蛋

塞進對方的身體,同時自己卻也被陰戶和後庭中的劇烈震動刺激得忍不住婉轉呻

吟起

來……



這樣的淫褻表演讓這兩個女孩羞辱得無地自容,但卻又不敢抗拒,而這樣的

香豔場面卻讓那個變態的男人得到了巨大的滿足。那個男人畢竟上了點年紀,先

蹂躪了那個女孩兩次,又在歐陽玫的嘴裡再次爆發以後,他已經有些力不從心,

但是這兩個小美女相互撫慰的場景卻讓他原本已經萎靡的陰莖再一次膨脹了起來。



? ?? ?在女孩們屈辱的抽泣聲和哭喊聲中,那個男人依靠性藥的藥力,又在歐陽玫

和那個女孩的身上各自發洩了兩三次,那女孩溫婉的俏臉被白濁的精液弄得一塌

糊塗,而歐陽玫也不得不再次喝下了那個男人腥臭的精液……



在「玩具屋」中被男人們當作性玩具玩弄了一段時間以後,歐陽玫又被送回

那些男人的魔窟,繼續她悲慘的性奴生涯。男人們都已經聽說了歐陽玫的那個

「口交女王」的花名,所以也特別喜歡享用她的溫濕唇舌。



? ?? ?因為跪在男人胯下,為男人口交的次數實在太多,歐陽玫磨破的膝蓋甚至再

也沒有機會完全長好。那些男人在歐陽玫的陰戶或者肛門裡發洩以後,喜歡把濕

淋淋的陰莖直接伸到歐陽玫嘴邊,強迫她清理陰莖,而歐陽玫也就只好哭著用舌

頭把陰莖上那些粘稠腥臭的精液和穢物都舔舐乾淨。



? ?? ?除了屈辱地充當泄欲工具,歐陽玫也不得不教了許多女孩怎樣口交才能讓男

人滿意,甚至還被迫親手給一對同樣被綁架的雙胞胎小美女剃光了陰毛……



正當歐陽玫蜷縮著身體,躺在被男人們的精液,還有她自己的體液和尿水澆

濕的冰冷地面上,為自己屈辱的遭遇而傷心哭泣時,雙眼仍然被蒙著的她卻驚恐

地聽到牢房的門又被打開,又有幾個男人淫笑著走了進來。



? ?? ?歐陽玫知道接下來等待著她的又是難以忍受的輪奸,但是她卻根本無法抗拒

這悲慘的命運,只能流著眼淚,勉強用綿軟無力的雙手和膝蓋支撐著酸痛難忍的

身體,順從地撅起屁股,等待著那些男人的侵犯。



? ?? ?很快,歐陽玫就感覺到有一雙大手抓住了她的翹臀,一支陰莖也馬上就撐開

她的陰戶,在男人們的淫笑聲中抽插起來,而與此同時,她的嘴也被另一支腥臭

的陰莖粗暴地侵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