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創)高譚市的沈淪第六節中伏



第六節中伏

「我們能相信這女子嗎?」當她們兩人安靜在昏暗的走廊上前進時,女獵人問著蝙蝠女,在走廊上沒有一絲的燈光,只有從窗外灑下另人毛骨悚然的月光。

「是的!我看過父親給我的資料,相信我,我們能信任她。」蝙蝠女小聲回答。

「妳還是妳爸爸的小女兒!!」

「隨妳高興!」蝙蝠女說著並環顧四周。

「分開找?」

「嗯?」

「這裡有四道門,妳選那一個?」

「我選這個!」蝙蝠女找著她面前的那道門說。

「看來不錯,那我選這個,記得,蝙蝠女,如果妳發現了什麼,通知我。」

「我會,妳也要記得這件事,控制妳的脾氣!」蝙蝠女警告她,但對女獵人而言,彷彿是耳邊風,因為她已經往另一個走廊衝過去了。



當春麗進到一間明亮的房間,看見四個男人裝扮成小醜,她不禁大叫:「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些小醜正坐在舞台劇上用的板製小卡車跑來跑去,第五個人站在一旁,這人看來很像是在宮廷中的小醜而穿著紫色的外套。

「太好了!是中國女子!抓住她!」其中一位小醜叫著。

「抓、、」另外一位小醜說到一半時,春麗已經一腳踢在他的臉上,讓他倒在地上。

「可惡!」另一位小醜一邊叫囂一邊撲向春麗,但他只撲到空氣,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春麗的手刀已經擊向他的脖子,他應聲倒地。

在塵埃落定之後,春麗迅速轉向其他兩位小醜,而穿著紫色宮廷小醜裝的小醜站在那兒鼓掌說:「好極了!太棒了!」他一邊說一邊慢慢走向春麗。

「你是誰?」春麗一邊問一邊看著,唯恐他有所不軌就一手抓住他。

「我是小醜!」

「你在開什麼玩笑!」

「我沒說笑!我!小醜!就是我的名字!小醜!」

「就像是紙牌那張沒人要的牌!」

「是的!!我想妳說的對,雖然、、看著妳、、我打賭每個男人都想上妳!」

「你這個沙豬主義!」春麗怒斥著,並一手抓住他的喉嚨說:「我只問你一次,Bison在那?」

「Bison?誰是Bison?」

「你不曉得他是誰?」

「我連妳是誰都不知道!」小醜撒謊,而他的手握住春麗的手想自他的喉嚨扳開。

「這混蛋穿著紅色的衣服,上面有著骷髏頭的偑章,他通常披著披風與紅色帽子。」春麗不耐煩說著。

「我不知道誰是Bison,我有一張照片與妳的描述相同,就插在這朵花上的別針上。」

春麗不由得低頭看著那朵紫色的花,這時花朵噴出紫色的噴霧,這中國女子直覺的躲開,但這一切都太晚了,她的眼前開始模糊,她的雙腿站不住了,這女子試著用她不穩定的雙腿穩住身子,她不得不放開鎖住小醜喉嚨的手,這給了小醜充分的機會,他用右手扶住她的頸子,用左手抓住她的後腦勺,當小醜的玩具電擊器將電流送入春麗的身體內,她痛地的大叫,春麗倒在小醜的手臂中,她已經落入小醜邪惡的陷阱中了。



蝙蝠女慢慢穿過長廊走入一個大禮堂,這禮堂微暗而部分有光透進來,事實上這光線是照在一些掛在牆上的肖像上,她認出其中一些肖像,那些人是高譚市最卑鄙的罪犯,其中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被蝙蝠俠與羅賓所逮捕,而她已知道夜鷹也曾幫助他們捉他們過,這表示她和女獵人兩人都在他們的巢穴中。

幸運的是她在昨晚先見到春麗,至少有三個傢夥已經被打倒了,當蝙蝠女繼續瞥向那些肖像她彷彿是看到即將在此看到的景象,這肖像的主題已經變了,取代這些肖像的是一些表現的很淫蕩的女人的照片,有些有穿衣服、有些是赤裸裸的,但最引她注意的是掠奪者的照片,她全身是赤裸裸的,只戴上她的面具,而她正在手淫的照片。

「這是、、、」蝙蝠女震驚下只能喃喃自語著。

「喜歡這照片?」一個聲音從暗聲傳來。

蝙蝠女注意到自己一邊看著這些肖像一邊移動大廳有光的地方。

「誰在那裡?」她問著,她希望發聲的人能自暗處出現,這位女英雄的雙眼前後的搜尋,試著把人找出來,但是在找到人之前,大廳中突然大放光明,這讓她的眼睛閉上並大聲尖叫。

「很痛嗎?如果痛的話我向妳道歉,無論如何,我有更多讓妳不舒服的方法對付妳!」坎妮笑著說。

蝙蝠女將眼睛瞇了好一陣子後才將手自眼睛上移開,她看見一綁著馬尾的金髮女郎穿著綠色的緊身衣向她打招呼。

「妳是誰?」蝙蝠女在眼睛適應燈光後問著她。

「我叫坎妮!」這位英國女子回答。

「我是蝙蝠女!」蝙蝠女雙手放在臀部上充滿自信的聲音回答。

「是的!我知道妳的名字,芭芭拉?高登,局長的女兒,在白天妳是圖書館館員,晚上則是犯罪打擊者,無論以前怎樣,妳現在有新的工作:Bison的玩具!別困惑!掠奪者已經將一切有關妳的資料告訴我們了,年青的史蒂芬妮相當有幫助,現在那位中國淫婦,春麗,應該落入小醜的手中了,而女獵人應在主人Bison的魔掌中了!」

「妳說謊!」芭芭拉大叫。

「說謊?不!我只是告訴妳實話,不管怎樣,妳穿紫色的衣服看起來真的很可愛,不過妳要先原諒我,因為在我送妳到主人Bison的面前,我先要把妳的衣服剝掉。」

「去妳的!」蝙蝠女叱責著她並將手移她的腰帶,但在她拿到武器之前,坎妮突然衝在她面前,緊抓住她的雙腿,將她摔倒在地上。

「這就是妳所謂高譚市的婊子嗎?總是希望打架卻又不能打。」坎妮嘲諷著她並跳過她的腳。

「婊子!」蝙蝠女回罵,並躲開她的腳。

「很好!」坎妮一邊說一邊出拳擊向蝙蝠女,而蝙蝠女也奮力的擋住,在幾回合後,兩個女人改變招式開始飛踢,而蝙蝠女踢地太高了,所以坎妮輕易的躲開,但在坎妮心中已經有了策略,她讓蝙蝠女攻擊她,她目前採守勢,她在等待最佳的反擊機會。

「累了嗎?」蝙蝠女嘲笑著對手,當她攻破坎妮的防守並用反手打了對手的臉,為了讓這位英國女子得到該有教訓,蝙蝠女準備要用美式足球的踢球門的方式好好教訓她,這是她所得意的招式,但坎妮在等待這機會,她將有力的加農刺向蝙蝠女的臉頰,讓她倒在地上。

「好玩的時間到了。」坎妮笑著將失去知覺的蝙蝠女拖出大廳。